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海的自留地

天道酬勤,命运会眷顾有准备的人。

 
 
 

日志

 
 

山西交警查扣陕西法院涉案车辆的始末  

2014-08-11 01:05:06|  分类: 观察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    海     编辑

人民网西安7月2日电(高岗)6月17日,陕西省华阴市人民法院依法裁定保全的案件标的物31辆非公路自卸车,行至山西省原平市境内,被原平市交警以无牌无照为由强行扣留,未出具扣留凭证。7月2日,记者从华阴市人民法院获悉,被扣车辆已全部归还华阴法院,车辆运送费用由原平交警大队承担。

据悉,6月30日上午,原平交警与华阴法院达成协议,协定:1、由原平交警大队在3日内将所扣车辆运送至华阴法院指定场所;2、车辆运送费用由原平交警大队承担;3、若3日内原平交警大队未将涉案车辆送至指定场所,华阴法院保留对原平交警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当日下午,原平交警将16辆车送至华阴法院指定的宁武县一停车场内。7月1日下午1时许,原平交警将剩余的15辆车全部送至指定场所,予以交接。

 

山西交警查扣陕西法院涉案车续   搁置争议,解决问题

中新网报道,山西省忻州原平市交警扣押陕西华阴法院涉案31辆工程车一事,引发社会各界关于行政权和司法权的广泛讨论。6月30日,原平市交警大队与陕西华阴市法院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在3日内由原平市交警大队协助华阴市法院将31辆非公路运输工程车以拖运的方式,安全转移至华阴市法院保存地点。

对此,陕西华阴市副书记李新功30日表示,目前,双方已就上述问题达成一致,不再争论对错。在3天内,陕西华阴法院完成执行程序。李新功说,事发后,陕西华阴和山西原平党委搭建沟通平台,经华阴法院和原平交警部门协商,双方搁置争议,各自检点执法过程中的不足,尽快解决问题。

在将军桥处陕西法院工作人员向交警出示扣押车辆依据的裁定书及执法证件。陕西省华阴市人民法院供图


法院扣押的车被交警扣押了

6月29日,@华阴法院发布消息公告事情经过称,5月29日,华阴法院依法受理了某公司诉张某、冯某租赁合同纠纷一案。6月5日,法院作出了民事裁定:对被告租赁原告的车辆予以查封、扣押。

6月17日,在山西省五台县人民法院的配合下,查封、扣押裁定得以顺利执行,途中车队前有警车开道,后有警车押送。执行车队进入山西省原平市后,车队行驶到市区附近时,数十名交警在车队的不同位置拦截,随队法官即向执勤交警出示了相关法律文书及证件,但交警拒绝放行。

随后华阴法院带队领导来到原平市交警大队,出示了执行公务证以及财产保全裁定书。值班副大队长薛源则表示,法院扣押的车辆没有办理临时号牌及保险,必须到五台县交警大队办理临时号牌。经协商无效,31台车辆被交警拖走,且没有出具任何扣留凭证。

薛源告诉《华商报》记者,当天执勤交警汇报有大批无牌照工程车阻塞交通,随后出动约15名交警拦截调查,虽然华阴法院人员出具相关司法裁定和证件,但这么庞大的无牌工程车上路行驶安全问题非小事。

“为保证工程车队的安全行驶,我们依据《交通安全法》要求对方在执行地五台县办理临时牌照后,才可上路行驶。”薛源说,“直到当天晚上没人来提交手续,我们请示领导后暂时扣车并拖走,防止交通阻塞。”


法院交警各执一词

法院和交警之间的“执法碰撞”、“孰是孰非”也引起各方的广泛讨论。有网友认为法院扣押车辆无牌上路不妥,交警执法得当;也有网友认为,法院是依法移动标的物,交警越权执法。

据前述《华商报》报道,原平市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薛源认为,31辆工程车都是重型车辆,车队行驶在路上长度超过1公里,交通法规定上路车辆应当办理牌照或临时牌照,此外还得办理相关保险,这样车辆就有效地纳入了交警的安全管辖内,如此庞大的车队,交警还要负责其在辖区里的安全通行,提供相应开道、护送等服务,法院的执行也应当遵守交通法。

就原平交警没有出具任何扣留凭证的说法,薛源说,交警检查时司机四散而走,10天来没人来接受处理,他们不知道该向谁出具暂扣凭证。

华阴市法院副院长蔚冰武认为,法院执行的案件标的物工程车辆是依据生效法律裁定而实施的执法行为,有警车闪灯前开道、后押送,15名法官、法警和15名维修人员跟随车队进行保障服务,这实际上也是为了车辆的安全移动。

“车辆办理临时号牌,这是法规对正常车辆进行的约束,但法院查封扣押的案件标的物并非正常车辆,法官行使的是生效法律裁定。”蔚冰武说,“交警不能干涉法院行使生效裁定和司法权,在司法实践中,这种用行政权干涉司法权的事很少见。”


法律条文上的辩驳

就原平交警提出法院扣押车辆无牌无照的问题,前述华阴法院消息也对此回应称: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十条第二款之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以及行政执法机关依法查封扣押的机动车,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不予办理机动车登记。

法院依法查封扣押的车辆为案件标的物,法院的裁定书就是车辆移动的法律依据。

华阴法院还指出,交警扣车程序的合法性问题,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当事人的财物已被其他国家机关依法查封的,不得重复查封”。

据央广网报道,而原平市交警认为,扣押裁定书中只标明了车辆数目,并没有车辆的发动机号等具体信息,交警无法判定上路车辆即为扣押车辆。另外,不予办理机动车登记并不意味着上路移动不需要号牌。

再者,原平交警认为,一方面法院没有出示足够的材料,无法判定车辆的性质。 另一方面,这些车辆都是无牌、无证、无保险的三无车辆,依据相关法律予以扣押。

原平市交警大队五中队中队长李平定说:“这些个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及第九十五条,里面都有详细的规定,机动车上路行驶必须有合法的牌照。他们都没有。”

摘自《南方周末》

 (光明网采访:陕西华阴法院院长童建军披露原平交警扣车内幕)

陕西法院押送31辆涉案工程车 半路被山西交警扣下

 

法学教授、律师观点

  “交警行政权不得干预法院司法权”

  交警是否有权扣押法院执行的标的物?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强力认为,任何单位、任何个人应服从、尊重生效法律裁定,维护司法的权威,作为案件标的物车辆位移时,交警有没有权力检查,检查后有没有权力扣留,还需要进一步商榷。

  陕西振洪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洪认为,生效的司法裁定具有公共约束力,不仅仅只约束当事人,各级单位也应当遵守,原平交警依据交通法扣押涉案车辆,其行为是行政权力,但这个行政权力是具有不确定性的,如果当事人提起行政复议,交警的这个行政权力有没有效,还是个未知数,还有待于法院的裁定。“原平交警阻碍生效法律裁定的执行,其行为已经构成违法,造成严重影响的可导致犯罪,人民法院对扣留案件标的物(车辆)的交警可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包括拘留和罚款。”王洪说,“这是典型的行政权力阻挠司法权的案例,交警的行政权不得干预法院的司法权。”

  陕西赛高律师事务所邓建军律师认为,原平交警用交通法赋予的不确定的行政权力去干扰生效司法裁定,有地方保护之嫌,也有悖公理和正义。

 

  陕西华阴法院诉讼保全车辆被山西原平交警违法扣留事件处理经过

        2014年5月29日,陕西省华阴市人民法院依法受理了某公司与张某、冯某租赁合同纠纷一案,2014年6月5日根据原告诉讼保全申请,法院在审查了相关材料后,作出了“(2014)华阴民初字第00489-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对被告租赁原告的35辆车予以查封扣押。

         2014年6月17日,在山西省五台县人民法院的协助下,华阴法院组织了35名司机,16名专业维修工,对车辆进行了检测,认为其中的31辆车可以上路行驶,4辆车需要托运。

        执行车队前有警车开道,后有警车押送,16名修理工随车同行。在五台县境内行驶时,交警和交通执法部门均进行了拦截检查,在查验了法院扣押裁定及法官干警身份后,认为符合法律规定,很快予以放行。

        执行车队进入山西省原平市后,原平市交通执法部门也进行了检查,并很快予以了放行。

        当车队行驶到原平市交警大队附近路段时,大批交警在车队的不同位置多处拦截,法院开道警车上的法警立即向执勤交警出示了裁定书等相关手续,但交警不予放行。法院带队领导到原平市交警大队进行协调,在交警大队见到了当日值班副大队长薛源,向薛源出示了执行公务证、以及财产保全裁定书后,薛源找种种理由不同意放行。

        在此期间路面执勤交警在没有出具扣留凭证的情况下,开始用拖车强行拖走了3辆涉案车辆。

        面对此种情况,华阴法院执行人员又请求原平法院协助,原平法院向原平交警说明了法院执行的合法性,请交警予以放行,但原平交警置之不理,仍继续扣车。并提出法院扣押的车辆没有办理临时号牌,必须到五台县交警大队办理临时号牌等无理要求。

        在原平交警扣押涉案车辆时,许多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来到现场,围攻谩骂执行干警,个别交警还在现场煽风点火,现场出现骚动,有人开始冲撞法院干警,抓抢法警单警装备。在此期间有人向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干警来到现场,看了法院的相关手续,知道是法院执行公务,但考虑到现场围观人太多,为避免群体性事件发生,提出让执行人员及法院警车一同到派出所,其后执行人员全部撤到派出所,多名社会人员也跟随到派出所,并围住警车,致使法警在车上滞留长达8个小时。

        在此期间,华阴法院和原平法院一直与交警队交涉,但交警执意扣车,直到次日凌晨2点,将全部涉案车辆扣留,未出具任何扣留凭证。

        6月17日事发后,华阴法院考虑到此次事件可能对政法系统的整体形象造成不良影响,在6月20日书面向原平市委、政府、政法委及公安局领导作了反映,希望尽快解决,但没有效果。此后,网上出现了“陕西法警阻挠山西交警执法,导致交通堵塞”的信息,原平交警大队也发布了“原平交警大队五中队扣押31辆三无黑车”的消息,只字未提该车是华阴法院裁定扣押车辆。忻州交警支队置原平交警的各种违法行为于不顾,发布了“原平交警属正常执法”的错误信息等,致使事件引起媒体广泛关注。

        事态扩大后,华阴法院决定依法处理,作出了对原平交警大队妨害民事诉讼的违法行为予以罚款,对原平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薛源及五中队长李平定依法拘留的决定。华阴法院准备执行处罚决定时,原平方面来电邀请华阴法院协商解决。华阴法院向上级领导汇报了相关情况,上级领导从大局出发,要求协商解决问题。

        6月28日渭南中院、华阴市委领导及华阴法院院长童建军赴原平解决问题,原平方面邀请忻州中院副院长先予协调,华阴法院提出由原平交警赔偿损失,追究相关人员责任等。其后原平政法委书记张清池带领交警大队长武俊德等人前来协商,期间张清池书记提出由原平交警大队将所扣车辆送到华阴法院指定地点,费用全部由原平交警队承担的意见。华阴方面相关领导考虑到都是政法机关,本着互谅互让的原则,同意了张清池书记的提议,并写了书面协议:

       1、三日内由原平交警大队将所扣车辆送至华阴法院指定停车场;

       2、车辆移动方式由原平交警大队选择,费用由原平交警大队承担;

      3、若三日内原平交警大队不能将车送至法院指定停车场,华阴法院保留对原平交警大队及其相关人员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双方签字时,武俊德大队长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后说都是兄弟单位,不用签协议了,保证三天内完成任务。童建军院长不同意,其后张清池书记和武俊德等人又出去协商。一个多小时后武俊德又和公安局魏政委来到房间,公安局魏政委提出由他担保,三日内保证将车送至法院指定停车场。在这种情况下,华阴方面领导出于对公安局政委的信任,同意了不签协议的意见。第二天早上八点,原平政法委张清池书记带领公安局长、政委、交警大队长、以及法院院长等人与华阴方面相关领导见面后,武俊德大队长立即安排副大队长薛源组织平板车准备托运所扣押车辆,并于当天下午和次日上午将车辆全部运送,华阴法院在宁武停车场予以接收。
纵观此次事件,原平交警的行为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扣车程序违法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三十六条第(五)项之规定:“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应当当场交付当事人”,原平交警直到13天返还车辆时也未向华阴法院出具扣留凭证。

       根据《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三条二款之规定:“当事人的场所、设施或者财物已被其他国家机关依法查封的,不得重复查封”,华阴法院执行干警出具了法院查封扣押裁定,原平交警仍然坚持扣押。

二、扣车理由不成立

        涉案车辆属于《机动车登记规定》第四十五条第(四)项规定的“超出国家标准不予办理注册登记的特型机动车”,根据该条规定,这种车需要临时上道路行使时,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向车辆管理部门申领临时行驶车号牌。因此,办理临时号牌的主体是车辆所有人,原平交警要法院办理临时号牌不合法律规定。

        法院裁定扣押车辆其性质是案件标的物,而非交通运输工具,已经丧失了交通运输功能,在公路上行使的目的是移动。办理临时号牌属于《道路交通安全法》对正常社会车辆的要求,法院扣押车辆上路移动的司法行为,只要遵守道路交通规则行使,有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其生效裁定书的法律强制力就应该得到保障,交警无权要求法院办理临时号牌。

三、扣车场所选择不当

       交警执法是为了保障道路交通安全畅通,原平交警却选择在闹市区拦截车辆长达十余个小时,而不考虑交通堵塞发生安全事故等问题。退一步讲,即使要扣车,也应该将车停放在不影响交通的安全地段。

四、扣车后发布不实及错误信息,引发媒体炒作

        原平交警大队发布了“原平交警大队五中队扣押31辆三无黑车”的消息,只字未提该车是华阴法院裁定扣押车辆。忻州交警支队置原平交警的各种违法行为于不顾,发布了“原平交警属正常执法”的错误信息,网上还出现了“陕西法警阻挠山西交警执法,导致交通堵塞”等不良信息。导致社会关注,媒体炒作。

五、事后故意混淆视听

        原平交警大队组织运送车时,在没有华阴法院人员在场的情况下,原平交警有人故意误导媒体,使部分媒体作了交警协助法院托运车辆,费用由申请人承担的歪曲报道。

        鉴于此次事件广受社会关注,为回应公众关切的事件处理过程及结果、司法权和行政权的关系、以及今后遇到类似事件应如何处理等问题,在此简要说明:

        其一、事件的处理结果:原平交警大队于6月29日30日分两批,将所扣31辆车全部送至华阴法院指定停车场,费用全部由原平交警承担。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此类型工程车移动的方式有两种:即驾驶或托运。华阴法院在遵守交通规则、有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的前提下,采取了经济便捷的驾驶方式移动,原平交警采取了托运的方式移动,是各自的选择,均无不妥。

        其二、事件所涉及的司法权和行政执法权的效力问题:按照法律设置,相对人对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可以到法院起诉行政机关,因此司法权理应高于行政权。如果具体事件设置了司法权,行政执法机关就不能再设置行政执法权对抗司法权。

        其三、公众关心的执法机关执法“碰撞”问题。执法机关行使的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公权力,执法相遇时,理应相互协作配合。具体到此次事件,交警在查明是法院执行公务时,应维护好交通秩序使得车队顺利通行。

       此次事件已告一段落,为满足公众的知情权,特将此次事件的过程及相关问题作如上说明,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华阴市人民法院

2014年7月17日

让“原平扣车事件”成为重树法院司法权威的转折

      “执行难”近年来已渐成老生常谈的问题,法院及其执行人员更是慨叹执行有愈来愈难之势,在笔者看来,“执行难”的根源在于司法公信力和司法权威两大问题,在法院自身努力解决司法公信力问题的同时,应当从国家和社会的各个层面重塑司法权威。法院若丧失了司法公信力和司法权威,将造成国家司法的全面沦陷,民主和法治的“中国梦”亦将渐行渐远,笔者热切期待着“原平事件”成为重树法院司法权威的转折点。

      (一)国家立法层面应有所作为。长期以来司法权威的确立表现为法院一家的孤军奋战,由于势单力薄,艰难取得的一点点进步也乃是与其他强势部门博弈甚至妥协的结果。国家立法对这一现象不能一再漠视而应积极作为,一是应在在诉讼法立法中明确赋予法官在履行司法职权过程中不接受除人大以外的任何行政机关和其他单位、个人询问和调查的权利,同时在宪法之外的各部门法中以列举式的立法体例排除各种非法干预司法的行为,从而落实宪法精神。二是加快制定强制执行法,推进强制执行法律的完备性建设,避免因法律缺失造成司法的尴尬。

      (二)司法机关应“为权利而斗争”。人民法院作为宪法规定的审判机关,应当严守司法底线,用好用足司法权,不能擅自以法律底线作交易,屈从于权威或者舆论。一是最高人民法院作为国家最高审判机关,更应当有所担当,敢于在风口浪尖发声,敢于坚持立场,不轻易妥协。二是各级法院对敢于挑战司法权威的行为,应当顶住各种坚决依法予以惩戒。

      (三)法治意识应全面树立。长期以来以法制宣传代替法治教育的模式必须改革,法治意识的树立的重点并非在群众中普及法律规定,而是自上而下地建立法治意识,唯有全社会建立真正的法治意识,才能培育出重塑司法权威的土壤。
——摘自《让“原平扣车事件”成为重树法院司法权威的转折》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 钟宇斌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