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海的自留地

天道酬勤,命运会眷顾有准备的人。

 
 
 

日志

 
 

流放宁古塔  

2014-11-25 11:46:57|  分类: 中国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    海

有冰城之称的哈尔滨,冬天跟我想象中一样寒冷;在驱车去长白山的路上,窗外是茫茫无际的林海雪原,路上人烟稀少。如此寒冷、空旷、荒凉的长白山,其山脚下有一处令古代贪官和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地方——宁古塔,这里是古代刑罚“笞、杖、徒、流、死”,流放罪犯的地方。

流放宁古塔 - hzr586 - 黄海的博客

宁古塔为古地名,约今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一带(宁安),范围大概是图们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地靠日本海,旧属吉林管辖。宁古塔有新旧二城,新城在今黑龙江省宁安市(即宁安县城),旧城在今海林市西南、海浪河南岸的旧街乡古城村。宁古塔的北面不远处就是牡丹江,南面不远处就是镜泊湖,东面是长白山脚下,都是特别美丽的名字。而在古时候,因为有了一个“宁古塔”,一切美丽都变成了恐怖的代名词。任何人只要流放宁古塔这个地方,就意味着,所有的财产、功名、荣誉、学识,乃至全家老小的性命,都会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几乎不可能再有出头之日。明清两代,这个地方成为了包括所有满人在内的全国官员和文士心底最不祥、最恐怖的字眼;因为如果犯了重罪,仅次于死刑的惩罚就是流放;而在所有流放地中,最可怕的就是流放宁古塔。

宁古塔最早见于文献是《清太祖实录》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上命巴图鲁额亦都率兵千人,往东海渥集部之那木都鲁、绥芬、宁古塔……”,宁古塔常年冰封,王家祯《研堂见闻杂录》称“宁古塔,在辽东极北,去京七、八千里。其地重冰积雪,非复世界,中国人亦无至其地者。”吴兆骞在给其母的信中说:“宁古寒苦天下所无,自春初到四月中旬,大风如雷鸣电激咫尺皆迷,五月至七月阴雨接连,八月中旬即下大雪,九月初河水尽冻。雪才到地即成坚冰,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方拱干曾说:“人说黄泉路,若到了宁古塔,便有十个黄泉也不怕了!”

1658年(顺治十五年)6月14日,清廷规定:挟仇诬告者流放宁古塔。从顺治年间开始,宁古塔成了清廷流放人员的接收地,他们当中有抗清名将郑成功之父郑芝龙,文人金圣叹家属,著名诗人吴兆骞,思想家吕留良家属等等。他们的到来,传播了中原文化,使南北两方人民的文化交流得以沟通。流放宁古塔 - hzr586 - 黄海的博客流民的涌入改变了当地以渔猎为生的原始生活方式,教他们种植稷、麦、粟、烟叶,采集人参和蜂蜜,使农业耕作得到发展。作为国防重镇的宁古塔,是向朝廷提供八旗兵源和向戍边部队输送物资的重要根据地,也是十七世纪末到十八世纪初,东北各族向朝廷进贡礼品的转收点,因此宁古塔与盛京齐名。

当时的流放,常常株连全家、祸及九族,几十人、几百人的队伍向着流放地进发。须知这些人几天前还是锦衣玉食,一转眼间,一切都化为了尘土,每天可能都得眼睁睁地看着某些亲人痛苦地死去而束手无策。根据明代史料的一条记载,宣德年间,有一次有一百七十名犯人流放到这里,死在路上的居然有三分之二,到了目的地只剩下五十人。而且,即使熬到了目的地,等待他们的又是什么呢?“给披甲人为奴”!这样看似普通的几个字意味着什么?意味这从此这个家族,孩子从出生开始就是任人宰割的奴隶。主人看见美貌的女性就随意糟蹋,嫌丈夫碍手碍脚就先把丈夫杀了。用不了那么多奴隶,就选出一些女人卖给附近州县的妓院,选出一些男人去换马。最好的待遇,就是在所谓的“官庄”里做苦力,每天捡马粪、烧石灰,随时面临累死饿死。

顾贞观为救出老友吴兆骞,倾家荡产到处筹集资金,最后结识了当朝太傅明珠之子纳兰容若,经过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吴兆骞终于被赎了回来。宁古塔流人吴兆骞之子吴桭臣在《宁古塔纪略》中说:“相传昔有兄弟六个,各占一方,满洲称六为宁古,个为塔,其言宁古塔,犹华言六个也”,另一流人杨越之子杨宾两次来宁古塔探亲,他在《柳边纪略》中说:“宁古塔之名不知始于何时,宁古者汉言六,塔者汉言个。”

流放宁古塔 - hzr586 - 黄海的博客 流放宁古塔 - hzr586 - 黄海的博客

明代最后一任兵部尚书张缙彦1661年被流放宁古塔,在《宁古塔山水记》的《宁古台》一文中说:“宁古塔者,名其地也,其山则曰台,塔与台音相近也,或以山形如台,故名。”此山至今还在海浪河南岸,宁古塔旧城以东二里,仍名宁古台,5年后张缙彦到了宁古塔新城,于1670年死于新城牡丹江边。

三百年来,曾有过不少人,在这片遥远荒凉的雪原上留下过足印。这些人中,有江南才子,有饱学鸿儒,有皇亲国戚,有朝廷大员。之所以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朝廷重犯,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地名——宁古塔,现在的名字叫宁安县一带。

流放是一种比死刑残酷得多的刑罚,因为对于受刑者来说,死刑再残酷,杀得再漫长,也拖延不了几天。而流放却是一种经年累月的恐怖折磨,死了倒也罢了,问题是人还活着,活着就要思考问题,种种不幸遭遇,都要一点点消受,而且这种消受是完全看不到希望的,当时流放的人能有几个活着回来,其最终的结果都是孤独凄惨地残死他乡,这就比死痛苦多了。

流放宁古塔 - hzr586 - 黄海的博客

“流放宁古塔”比死刑残酷得多、恐怖得多。清初诗人丁介曾写过两句诗:南国佳人多塞北,中原名士半辽阳。这样极度残酷的精神肉体双重折磨,偏偏又强加在了无数“佳人”和“名士”身上,无疑是悲剧中的悲剧。

宁古塔尽管让我浮想联翩,让古代贪官们闻风丧胆的“宁古塔”今安在?又有什么可以让当今犯罪分子胆寒呢?我想新加波的“鞭刑”可以震慑,新加坡的严峻刑罚在文明国家里,是少有匹敌的。希望“宁古塔”能成为永恒的记忆,它是古代“流放”刑罚的象征。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